黄明昊佘诗曼《看我的生活》录制结束依然没解决独居难题
原标题:黄明昊佘诗曼《看我的生活》录制结束依然没解决独居难题 进入夏季以来,优酷将在5、6、7三个月相继推出《看我的生活》《少年之名》《这就是街舞3》三档主打“年轻人生活方式”的节目。 率先于5月23日上线的真人秀《看我的生活》中以马思纯、佘诗曼、王大陆、林允、黄明昊作为独居艺人代表,以“择偶标准”“沪漂青年”“催婚现场”“大龄生育”等话题,折射出当前青年所面临的普遍生活境遇。节目开播以来,豆瓣评分达到7.7,有不少网友感慨“怀疑节目组偷了我的生活”。和其他表现“独居”生活为主的节目不同,《看我的生活》中每个嘉宾都有家人或者朋友“陪伴”的状态,相对而言,网友看到的是他们“一个人如何过日子”。 黄明昊 主题:越来越多人在乎如何过好一个人的生活 节目由马思纯、佘诗曼、王大陆、林允、黄明昊担任常驻嘉宾,涵盖了70、80、90、00后不同年龄群体的生活,每位嘉宾在节目中也呈现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生活理念。这些嘉宾尽管独居的原因各有不同,却找到了自洽的生活状态。如单身独居的佘诗曼一日多餐,满足自己对美食的需求,通过看视频,消磨闲暇时光,通过与好友相聚,享受与外界的连接;90后王大陆因为事业成为沪漂,结交了众多圈内好友,而他上海的居所也成为朋友们的聚会地。 近一段时间独居生活类的节目不少,但大多是以表现“独居”生活为主,比如有人在家里运动、做饭、打电话;有人在家里叫外卖、跟宠物玩耍;有人在家里工作。《看我的生活》则打破了这种“独居”状态,展现的是“一个人如何过日子”。 主创团队表示,《看我的生活》展现了非特定情境下的自我发现及自我观察,人们在各个阶段变换生活状态显得司空见惯,总有一段中空的自己独处的时间,“有着相同独居属性的人,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越来越多人在乎如何过好一个人的生活,以及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形成这样的生活方式。”比如,林允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王大陆在上海租房,黄明昊住在王大陆家里,就连看起来最百无聊赖的佘诗曼,也会请欧阳震华等老友来家中小聚。他们是选择自己认同的方式来过好生活。 王大陆 毕竟艺人的身份和普通人不一样,展现艺人的“独居生活”,除了满足大众对明星生活的好奇之外,主创团队表示,随着节目的不断深入,观众也会陆续看到节目中呈现素人生活,“无论是素人还是明星,他们对生活状态,烦恼秘密、情感社交、玩乐癖好都有着各自的话题点,每个嘉宾都会有成长。” 阵容:嘉宾选择没有刻意区分年龄 《看我的生活》来的嘉宾有佘诗曼、马思纯、王大陆、林允、黄明昊。这几位嘉宾分别是70后、80后、90后、00后,而且还来自不同的地方,生活习惯也完全不同。黄明昊初来上海还没找好房子,决定去王大陆家“蹭住”,因为不好意思麻烦王大陆,特意等人睡了自己再出来,半夜点外卖吃。去朋友家住、租房搬家、叫外卖、打游戏、看电影之类,是00后年轻人里相当普遍的生活方式。但佘诗曼却觉得这种生活会让自己没有归属感。 不管是要不要去朋友家常住,还是面对婚姻和生育的不同选择,几位嘉宾的生活状态和观念都有很大差异。主创团队表示,在嘉宾选择上,并没有刻意区分开年龄,而他们生活方式以及生活态度的不同,背后更多的是嘉宾一直以来的成长环境的影响,如果说真人秀的部分体现了“我是这样生活的”,那么观察室部分更多阐释了“我为什么是这样生活的”。 在展现嘉宾生活上,对佘诗曼和欧阳震华同框感到好奇的网友较多,也有不少人直呼佘诗曼镜头太少没看够。对此,节目组回应,佘诗曼作为40+独立女性,在后续的内容当中会有更多呈现。 佘诗曼 核心:艺人身份或者财力并不能轻而易举地解决问题 节目中,长期饱受私生困扰的黄明昊,由于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便暂时住到了好友王大陆的家中。虽然兄弟两个人相处得非常融洽,但因为刚满18岁的黄明昊也想在节目中完成许多人生初体验,还是毅然踏上了租房之路。“租房小白”黄明昊接连遭遇中介套路,先是房子照片与实物不符,接着心仪房子被人抢先预订,然后又得知租房要收取高额中介费。黄明昊高呼“太多了,我不要”,却依然要面对独自租房的挑战。 佘诗曼也有着自己的生活“困扰”,她坦言自己喜欢孩子、想要孩子,但她担心自己已经45岁了,即便能以最快的速度生孩子,那么有了孩子她是47岁,等到孩子20岁的时候,她已经67了。即便对婚育问题已随遇而安,佘诗曼仍期盼有一份美好的归属。 有网友感叹,黄明昊被疯狂的私生粉到处追着跑,并为此烦恼。但他到底是明星,有余力余钱不停搬家换房子住。佘诗曼再为感情和孩子问题纠结,她依然拥有大把的自由时间和选择空间,她的财富自由也足以养活自己,不需要向世俗眼光和舆论压力妥协。虽然节目倡导的是,无论世俗的眼光怎样,每个人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生活。但实际是,艺人肯定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如果换做是普通人,可能这些问题并没有这么容易被化解。 对此,主创团队认为,黄明昊租房子的核心,并不是因为钱引发的烦恼,而是作为刚满十八岁的他,渴望有一个独立的住所,他面临的困难是如何躲避粉丝的过度关注,如何真的独立。即便是偶像艺人,租房过程中依旧会面临当下很多年轻人面对的境遇,生活并不会因为你是偶像就向你妥协。 同样的,佘诗曼作为艺人,依旧也会面临大龄未婚,错过黄金生育年龄的难题,这个难题同样不是艺人身上特有的,也是大龄女性的一个普遍现实难题。节目当中嘉宾并没有凭借艺人的身份就轻而易举地化解,“在后续的节目当中,黄明昊就算租到合适的房子,但依旧没办法摆脱被粉丝干扰生活的窘境以及如何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问题。而佘诗曼也不会因为节目录制结束,就解决了大龄未育的难题,因此每个人的生活,并不因为身份或者财力,就能轻而易举的解决很多问题。”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卢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